灵魂是身体的容器,宇宙之轮的不等

11

神:过去、现在与前景,是你们构筑的概念,是你们所发明的实相,以便去创建一个结构,在其间布置你们的经历。假如不是如此,你们(我们)所有的阅历都将会重叠。

 灵魂是身体的器皿

事实上它们是重叠的——也就是说,在同“时”爆发——只是你们不精通。你们把团结置身一个感觉的壳中,阻断了一体化实相

尼:可以依然不可以请你告知我有的有关灵魂的事?

那点,我在第二部中做过详尽表明。回头去探视这段资料是便利的,能使你们可以清理那里所讲的情节。

神:当然可以。我将试着在你能了解的界定内表明给您听。但假如你有些地点认为“说不通”的,不要受挫。请记得,这一个消息是通过一个独特的过滤器传递来的。而这一个过滤器的计划,本来就是要你们不要记得太多东西。

这里自己要讲的是,一切事物都同时发出。一切。所以,没错,我精晓自己“将是”“现在是”和“过去是”什么。我有史以来(always)知道。也就是说,样样(all
ways)知道。

尼:请再告知自己,为啥自己要这样做。

所以,你可以知道,你们无由使我吃惊。

神:假若你样样都记得,游戏就终止了。你到这边来,有一个特此外理由;假如你打探了具备的东西是何许拼在一起的,你来此的崇高目标就会失利。在你们现在的觉察层次,有些东西是永久神秘的,而且应该如是。

你们的故事——全总世间的戏码——据此被创建,是为着让你们在你们自己的阅历中透亮你们是什么人。那也是为着让你们忘记你们是什么人,以便让你们可以重复记得你们是什么人,并创建之。

据此,不要试图去解开所有的机要。至少不要三遍解开所有。给宇宙一个机会。它会以适当的主次显示自己。

:因为假设自己一度经历到自我是什么人,我就不可能创造自我是何人。要是自己早就有六尺高,我就不可以创建自己为六尺高。我必须比六尺矮一些——或至少自以为矮一些。

享受这渐变的经验。

神:正是。你询问得很不利。由于灵魂(神)的最大欲望,就是经验它新普京娱乐场,自身创造者,又由于整个都已被创立,因此除了找一条路忘掉所有我们的创造外,我们费力。

尼:戒急用忍。

:我倒是很吃惊我们竟找到了一条路。试图“忘记”我们全都是“一”,试图忘记大家这“一”乃是神,必然会象试图忘记屋子里有桃色大象〔译注:粉红大象(pink
elephant),指狂饮或吸毒后显示的幻觉或幻象。〕一样。我们怎么会那么入迷?

神:正是。

神:嗯,你触到了一切身体生活的神秘原因了。让你们那么入迷的是在人体中的生活——并且也应该如此,因为毕竟这太精采了!

尼:我三伯时常这样说。

我们此处用来帮助我们忘掉的,是你们某些人所名为的快乐原则

神:你岳丈是个聪明而奇怪的人。

摩天层次的,是于此时此地的阅历中,使你们创制你们的确是什么人的这种快乐,并在下一个最美观的层系中再创制、再成立,又再创立你们是谁。这就是神的最高乐趣。

尼:那样勾画他的人并不多。

层次较低的欢呼雀跃,是使你们忘记你们真的是何人的这种快乐。不要斥责这较低的欢乐,因为只要没有它,你们就不可能去体验较高的。

神:是通晓他的人不多。

:这几乎好象是说,一初始身体的心潮澎湃使大家忘记了俺们是何人,然后却又成为这通道,借由它,我们记念了大家是何人!

尼:我大姨懂。

神:没错。你说得对。以身体的欢愉为坦途,记起你是何人;这是把整个生命的中坚能量透过身体而晋级。

神:是的,她懂。

这就是偶然你们称为“性能量”的能量。它是顺着你们生命中的内在管道而升格的,直到你们称为第三眼的区域。这区域在前额略后方,两眼之间有点下面的有些。当你们提升这能量时,它会流遍全身。它就像内在的高潮。

尼:她爱他。

:这是怎么回事?如何是好?

神:是的,她爱他。

神:靠“想”的。我说的是真话。你们就沿着你们称为“脉轮”的内在通道往上“想”。生命的能量一旦平时上升,你就会对这经验爆发嗜好,正如您会对性有饥渴。

尼:而且他原谅她。

能量提升的阅历相当漂亮。不久,它就会变成你们最期盼的阅历。可是你们永远不会全盘失去你们对能量骤降的渴望,也就是对骨干热情的期盼;而且也不应这样意图。因为在你们的经验中,假设没有低的,就无法有高的;那点,我已跟你们说过众多次了。一旦你到达高处,你就必须再次来到低处,以便再一次感受移向高处的童趣。

神:是的,她原谅她。

那就是漫天生命的高贵韵律。你们不仅把能量在自身内转悠,也在神的体内旋转更大的能量。

尼:固然他做过那么多令人痛苦的事。

你们生而为较低的花样,却向较高的觉察情形演进。你们实在是在神的体内提升能量。你们就是这能量。当你们到达最高状态,充裕的感受了将来,你们就可控制下一步采取何种经验,在相对界域中甄选何处去经历这经验。

神:是的。她懂,她爱,她原谅;在这上头,她始终是一个奇怪的典范,一个受祝福的导师。

你也说不定希望再度感受你协调变成您的自己——究竟那是英雄的阅历——诸如此类,你可以在宇宙之轮(the
Cosmic Wheel)上重复再来四次。

尼:是的。那么……你能够告诉自己有关灵魂的事了?

:这跟“业轮”(karmic
wheel)
〔译注:使人转入六道轮回之轮。〕不等同吗?

神:可以,你想了解哪些?

神:不同。没有“业轮”这种东西。它不是你们所想象的非常样子。你们有许六人设想不是在踩轮子,而是踩踏车〔译注:treadmill,古时罚囚犯踩踏的。〕。在中间,你还给在此之前的债务,又竭力不要造成新的。这就是你们有点人所称的“业轮”。那跟你们不少的西方神学家的想法没有多大不同,因为在这三种格局中,你们都被作为没价值的犯人,想寻求纯洁,以便转往下一个振奋层次。

尼:让我们从初期的、最醒目的题目初阶;即便这问题的答案我一度知道了,但它可以让大家有一个起源。有“人的魂魄”这么一种东西呢?

但自我这边所说的经验,我称它为大自然之轮;因为尚未价值、还债、惩罚和“净化”这类的事。大自然之轮纯粹是对终端实相的叙说,这实相,或许你们可称之为宇宙真相。

神:有。这是你生命的第四个层次。你是三片段的生命体,由身、心、灵组成。

这是生之循环;有时自己称它为“历程”(The
Process)。这是万物无始无终之精神的描写;它是无休止向所有去、自一体来的通路,在这通路上,灵魂欣欣欢欢的行遍永恒。

尼:我领会我的血肉之躯在哪个地方;我得以看到。我想自己也明白自己的心在哪个地方——在本人身体的头顶。但自我不确定——

那就是全方位生命的高尚韵律,以此你们推动神的能量

神:等一等。你有点错误。你的心不在你的头顶。

尼:不在?

神:不在。你的心机是在你的脑瓜儿里,但您的心不在。

尼:那么,它在何地?

神:在您肢体的各种细胞里。

尼:哇——。

神:你所名为的心,其实是一种能量。它是……意念(思想)。而意念是能量,并非实体。

您的心机是一个实体。它是人的身体的一个物理的、生化的结构体——是最大、最复杂的,但不是唯一的这类结构体。你的躯体以它来把您的心劲能量转化为大体脉冲〔physical
impulses,也译“身体冲动”
〕。你的心血是个变频器。你的全部身子都是。在你的各样细胞中都有个变频器。生科学家常说每个细胞——比如,血液细胞——好象有它和谐的灵气。事实上,是真的有。

尼:不仅细胞如此,肢体里相比大的一部分也是。这些地球上的各类人都了然,肢体的某个部分往往似乎有它自己的心眼……

神:没错,每个妇女都清楚,抢先生不管自己的人体部位影响她们的挑三拣四和控制时,他们会变得多么不可理喻。

尼:有些女人就用这一个来控制男人。

神:没错。有些男人也用女性的这些部位来决定女生。

尼:没错。

神:想把这循环不通吗?

尼:太想了!

神:这是我们本来说的:把生命的能量提高,使它将多少个脉轮中央都囊括在内。

当您的抉择与操纵不是源于你刚才提到的百般地方,而是源于更大的一些,女生就不容许决定你,而你也绝不会想要去控制妇女。

妇人之所以想要借助这种控制与控制方法,是因为她俩一直不其他方法可想——至少没那么有效,而一旦没有章程能够操纵男人,男人就一再——嗯——变得不可控制。

但是,借使丈夫愿意把更高的本性显示得多一些,假如女性愿意诉诸男人更多的地点,则所谓的“两性战争”将可息止。你们地球上绝大多数的任何战争,也可以息止。

就如稍早我说过的,这并不意谓男人与妇人应该放任性,也不意谓性是人类较低的天性。它意谓,倘诺只是性能量,既不升官更高的脉轮,又不与其余能量结合,则发出的挑选与后果就不可以显示全体的人。这个选用与后果往往就不够壮严华美。因为你们所有的人是由拥有的能量和脉轮构成的。

所有的您,本身就是壮严华美的。可是凡是比一切的你更少的,其壮严华美也更少。由此,尽管你想做出不那么壮严华美的抉择,造成不那么壮严华美的后果,则只从根轮做决定就可。然后看看会有什么结果。

结果是一心可以预料的。

尼:嗯——。那个自己想自己是领会的。

神:你当然知道。但人类所面临的最大题材,不是何时你精通,而是什么时候你依知道而行动。

尼:所以,心是在每个细胞里……

神:没错。由于您的脑壳比此外其他的地点细胞都多,所以看来仿佛你的心就在这边。不过那只是重中之重的加工为主,而非唯一的。

尼:好。我明白了。那么,灵魂在何地?

神:你觉得它在哪儿?

尼:在第三眼的末尾?

神:不是。

尼:在本人胸部的中心,心脏的右手,胸骨的正下方?

神:不是。

尼:好吧。我投降。

神:在装有的地方。

尼:所有的地点?

神:所有的地点。

尼:象心一样。

神:噢,等等。心并不在所有的地点。

尼:不在?我认为你刚好说过它在身上的每个细胞里。

神:这并不是“所有的地点”。细胞与细胞里面有空儿。事实上,你身体的百分之九十九是空中。

尼:那就是灵魂的所在之处?

神:灵魂在您的内、外、周围各种地点。它是这将您容纳的东西。

尼:等等!现在稍等一等!我一向认为身体是灵魂的器皿,不是的话,这“你的血肉之躯是你生命的圣殿”
这句话又怎么说?

神:是形容词而已。

只是想辅助人去探听她们不仅是她们的人身;他们比肉体更大。确实这样。灵魂比肢体更大。它不是盛装在身体里,而是它把身子盛装在它其中。

尼:我听进去了,可是非常不可思议。

神:你有没有没听说过“光晕”(aura)?

尼:听过。听过。这是灵魂吗?

神:以你们的用语和理会来说,这是最相仿的了,可以让你们对英雄而复杂的实相有一个概念。灵魂是把你聚集在共同的事物——正如神的魂魄是把宇宙容纳在里头的东西,把宇宙聚集在协同的事物。

尼:喷——这真是跟我常有认为的完全颠倒。

神:要有耐心,孩子。颠倒才刚起首吧。

尼:可是,假若以某种意义来说,灵魂是“咱们整整的空气”,而各种人的神魄又都是如此,则一个灵魂在何方停止,而另一个灵魂又在什么地方开端?

呃——噢,你别说,别告诉我……

神:你看!你已经知晓答案了!

尼:并从未一个什么地方是别人的魂魄“截止”,而大家的神魄“先导”的场合!正象没有何地是安身立命间的氛围“截至”,而餐厅的空气“开首”的场合。这统统是一模一样的气氛。统统是千篇一律的魂魄!

神:你发现了宇宙的奥秘。

尼:假设您是这盛装宇宙的器皿,而我们是盛装我们人体的器皿,则尚未一个地方是您“截止”,而我们“最先”的场馆!

神:嗯哼!〔清喉咙的声音。〕

尼:你想怎么清喉咙就怎么清吧,对本身来说,这不过了不可的开导!我是说,我即便一贯就知道它是这样——但是本人现在清楚了!

神:太棒了,是不是?

尼:你知道,我过去的想法是,由于身体是一个边境线分明的容器,所以“那一个”肢体和“这个”身体便完全有分;而由于自身觉得灵魂是在人体里,所以自己认为“这多少个”灵魂与“那一个”灵魂也截然有分。

神:你如此联想是本来的。

尼:可是,即使魂灵在肢体的万事到处都是——就如您所说的,如身体的“光晕”——则何处是一个光晕的“为止”,而另一个光晕的“开头”处呢?现在,有生以来第一次,我得以见见,真的,以物教育学的措辞来说,一个灵魂并未“停止”,而另一个灵魂即已“起初”,大家全为一体的物理的实相!

神:妙!我只可以说,妙!

尼:我原先总以为这是“后物理”的(metaphysical,形而上学的、玄学的)实相。现在,我理解它是物理实相了!圣灵啊,宗教变成了不利!

神:不要说我没这样告诉过您。

尼:然而,等等。如果没有一个地点是一个灵魂结束,而另一个灵魂的伊始处,则这是不是意谓并没有个人灵魂这么个东西?

神:又是,又不是。

尼:这种回答真是再适合神不过了。

神:多谢。

尼:不过,说真的,我要么期待更了然一些。

神:让自家喘口气。我们跑得太快了。你的手已经写痛了啊!

尼:你是指我写得连忙。

神:没错。所以,让我们歇口气。我们也都轻松一下。我会向你们统统解释清楚。

尼:好了。继续吧。我已预备好了。

神:你现在记得自己曾多次向你关系了高雅二分法?

尼:记得。

神:这就是这一个,而且是最大的一个。

尼:看得出来。

神:假如您想在大家的宇宙中自在衣食住行,则对那神圣二分法做到底精晓就是不行必要的。

依神圣二分法,多少个显明矛盾的真理(实相)可以起来存在于一致地方。

你们地球上的人却认为这难以接受。他们喜爱一板一眼;任何不吻合他们想象画面的,一律排斥。由此,当五个实相初始另起炉灶而又宛如相互争执时,你们及时假定其中一个必将是错的、假的、不真的。要极为成熟的人才能看到和收受,事实上两者都可能是真的。

唯独,在绝对的界域——跟你们生活于其中的对峙界域相对——则充鲜掌握,这唯一的真理(就是这“一切万有”)有时会招致一种结果,若从相对的词义来看,是争持的。

这叫做神圣二分法;在人的阅历中,是那么些诚实的一部分。如我早就说过的,若不接受这多少个,几乎不可能自在食宿。你会四处抱怨,愤愤不平,冲来冲去,到处找寻“正义”而不可得,或急切想要把相对的力量疏通,却永远不可能。因为那么些力量本来就是不可能疏通的;因为正由于那些能力之间的拉力,才能暴发所要发生的结果。

实际上,相对界域就是由这张力才保持住的。举一个例子来说,就是善与恶之间的拉力。在终端实相里,并没有善与恶。在绝对界域,一切具有都是爱。然则在争持界域,你们却创立了你们称为“恶”的经历,而你们这样做,是很有理由的。你们想要体验爱,而不仅“知道”爱是整个具有,但假如除去这么些从未另外,则你们就无法体验这些。由此,在你们的地步中,你们成立了善与恶的对立(而且不断在继续创设),以便借用其一,你们可以感受其二。

此地,我们便有了一个神圣二分法——四个似乎顶牛的真谛同时设有于一致处。明确的说就是:

有善与恶这么一种东西。

整个具有都是爱。

尼:谢谢你为自我表明。这或多或少,你从前曾经说过,但照样谢谢您让自家进一步了然神圣二分法。

神:不客气。

好,如我已说过的,最大的高风亮节二分法就是明天大家所谈的这一个。

唯有一个设有,由此只有一个灵魂。而在这么些存在中,有那些灵魂。

这二分法是如此运行的:刚刚我们早就表明过灵魂与灵魂间尚未分别。灵魂是在全体物质体之内及之外包着它的性命能量(就如光晕)。就某种意义来说,是它把一切物体“保持”在它的职务上的。“神的魂魄”保持住宇宙:人的魂魄保持住每个人的肉身。

尼:身体不是灵魂的“容器”或“居所”;灵魂却是身体的容器。

神:正是。

尼:灵魂与灵魂间尚未“分界线”——并从未一处是“一个灵魂”起始,而“另一个灵魂”终止之处。所以,是一个灵魂保持着拥有的肉身。

神:对。

尼:然则这多少个灵魂却“象似”一群个另外神魄。

神:它真的是这般——我也实在是那样——设计本来就是要这么。

尼:你可以解释它是如何运转的吗?

神:可以。

尽管如此实际灵魂与灵魂没有分级,但这唯一的灵魂(之组成材料)却的确是以不同的进度创建出不同档次的深浅,呈现为不同的情理实体。

尼:不同的速度?速度哪一天加进去的?

神:一切生命都是颠簸,你们所名叫的人命(你们也可称之为神)是彻头彻尾的能。这能直接在不断的抖动。它以波在动。波以不同的快慢振动,发生不同档次的深浅,或光。后者又在情理世界爆发你们称为的不比的“效应”——事实上,发生不同的实体。然则,物体即便个别不同而分开,发生它们的能,却浑然是平等的。

让自身回头来用你说的起居室和食堂中的空气来做讲明。这是你突发奇想的一个好例子。一个灵感。

尼:我领会是从啥地方来的。

神:没错,是自我给的,你说过,没有一个地方是“起居室的氛围”终止,而“餐厅的气氛”起头的场面。正是。不过却真有诸如此类个位置是“起居间的氛围”变得不那么浓的场馆。也就是说,它挥发了,变得“稀薄些”。“餐厅的氛围”也是一致。你离餐厅越远,越闻不到饭菜的含意!

唯独所有屋子里的空气却是同一个氛围。餐厅里的气氛并不是“此外空气”,而餐厅里的氛围却如同象是“另外空气”。不说另外,它闻起来就是不同!

据此,由于空气带有了不同的特色,它就不啻是例外的氛围了。但实则它不是。这都是同一个空气,只是似乎不同。在起居室,你闻到壁炉的意味,在食堂,你闻到饭菜的味道。你居然会走到某个房间,说:“哇,好闷。让气氛进入吧!”就好象原来没有空气似的。可是,当然,这里面都是空气。你想要做的只是换成它的特性。

由此,你让外界的氛围进入。不过,这仍是同一个气氛。进、出、围绕总体的,都是同一个氛围。

尼:酷。我完全懂了。我爱不释手您这种解释的艺术,让自家力所能及全懂。

神:嗯,谢啦。我尽量。让自身继续吧!

尼:请。

神:就象你房屋里的氛围,生命的能——你们可称之为“神的灵魂”——在围绕不同物体时会显示出不同的表征。事实上,它是以某种特定的情势凝聚,以形成那一个物体。

当能量粒子构成在共同形成物质时,它们变得这个浓缩。挤在一道。堆在一道。它们开头“看来象是”,甚至“觉得象是”各自有分的单元。也就是说,它们初叶仿佛与所有其他的能量“不同”,“有各自”了。但是它们却都是同一个能量,只是行为分别。

就是这作为分别,使用这是一切者可以表现为这是过多。

如我在率先部中所说的,这是(这存在)只有到了发展出那分其余力量,才能体验它和谐是怎么。因而,这是一切者就分手为这是此,那是彼。(我现在是尽量简化来说。)

这在实体中凝聚为各自单元的“能量丛”,就是你们拣选称它为“灵魂”的东西。我的过多部分变做了诸多的你们——这就是我们这边所谈的。因而,有如此的高风亮节二分法:

俺们只有一个。

大家有广大个。

尼:哇——太棒了。

神:我一度知道。

现今要自己继续吗?

尼:不,停停啊。我疲累了。

尼:好,请继续吧!

神:很好。

如我说过的,这凝聚的能,变得特别浓缩。但尤其远离这浓缩点,能量就变得越稀薄。“空气变稀了”。光晕淡退。能量却毫无法完全消失,因为它做不到。它是结合整个的材料。它是这所有所是。但是它却足以变得要命丰盛稀薄——几乎“不在”了。

而在另一个地点(也就是它和谐的另一个片段),它可以又凝聚,再次“丛聚”,形成你们所名为的物质,并“看起来象”分其余单元。五个单元可以体现各自分离,而实际上却根本没有分别。

这是对任何物理宇宙以至为简单的言词所做的分解。

尼:喔。但这是真正吗?我怎么了然这不是我要好编造出来的?

神:你们的数学家已经发现,一切生命的建材都有是一律的。

他俩从月球上取来岩石,发现跟树木同一质材。他们从树木上取下一部分,发现跟你们肢体上的质材相同。

自身告诉你:我们每一个都质材相同。

咱俩都是一样能量,以不同的不二法门凝聚、压缩为不同的眉眼与不同的物质。

从未有过任何事物是本来就是“物质”的。也就是说,没有另外东西得以凭自己成为物质。耶稣说:“没有父,我就怎么样都不是。”一切事物的父就是纯粹意念。这就是人命的能。这就是你们拣选称为的断然爱。这就是神与女神,是阿尔法与欧米加,是始是终,它是整套的一体(All-in
All),是不动的动者,是根源。它是你们从岁月之初就想要领悟的。它是大神秘,是无尽之谜,永恒的真谛。

我们只有一个。这就是你所是者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